新中國70年與中華民族文化自信的重建
來源:思想理論教育導刊  時間:2019-10-18  點擊量:   
【字體:


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走過了70年的不平凡歷程。70年,彈指一揮間。但正是在這短短的70年中,中國共產黨帶領中國人民奇跡般地寫下了中華民族歷史上、世界社會主義運動歷史上的光輝篇章。在這70年中,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實現了經濟實力、科技實力、國防實力、綜合國力的全面提升,以嶄新的面貌和風采巍然屹立于世界的東方。在這70年中,中華民族也實現了文化自信的有力重建。之所以說是“重建”,在于中華民族所不斷生成、增進的文化自信是沿著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前進方向砥礪向前的文化自信;之所以能夠實現文化自信的有力重建,在于70年的探索和奮進,扎實奠定了社會主義文化發展的強大國力基礎,極大地推動了全民族文化素質的整體提升,探索形成了文化興盛的獨特發展道路,促進了文化事業產業的繁榮發展,也進一步深化了我們推進社會主義文化強國建設的理論自覺。

一、奠定了文化發展的強大國力基礎

文運同國運相牽,文脈同國脈相連。這種相牽相連,體現為文化發展之于國運昌盛、國脈延綿、國力提升的深遠意義,同時也體現在,文運和文脈系乎國運國脈,系乎國力消長。恩格斯曾經指出:“不論在法國或是在德國,哲學和那個時代的普遍的學術繁榮一樣,也是經濟高漲的結果。經濟發展對這些領域也具有最終的至上權力”。國運之盛,不僅為文化的發展提供著必需的物質基礎,也是文化神采與魅力得以煥發、文化自信得以張揚的重要條件。

中華民族曾以文明的璀璨、文化的榮光耀目于世。曾幾何時,這個偉大的民族,是何等夢幻般地牽動著世人的渴慕和想象,以至于萊布尼茨感嘆:“誰人過去曾經想到,地球上還存在著這么一個民族,它比我們這個自以為在所有方面都教養有素的民族更加具有道德修養”;以至于西班牙教士閔明我將中國稱之為“世界上最高貴的地方,宇宙的中心點,在所有陽光得以照射、萬物得以存活之處,那是最榮耀的帝國”。然而,近代以來,在接踵而至的外力侵蹂中,在國運的沉淪困厄中,這種耀世的文化榮光,逐漸蒙上了外人的不屑和鄙夷,也逐漸蒙上了國人的游神不定,乃至自我否棄。在不少國人那里,“不但不敢批評別人,而且憚于認識自己”,“蓋知有他國,而不知有本國”,“稍稍耳新學之語,則亦引以為愧,翻然思變,言非同西方之理弗道,事非合西方之術弗行,掊擊舊物,惟恐不力”。文化的自信,是國力國運的重要構成,同樣也是國力國運在民眾文化心理層面的映射。近代的中國,國力國運的沉淪,成為牽制國人文化自信向下的沉甸甸的墜物。

新中國成立以來70年的發展之于中華民族文化自信的根本意義,首先即在其所開創的向前向上的國運,為我們的文化發展奠定了厚實的物質基礎,為我們的文化自信創造了強大的國力依托。在這70年中,我們一步步告別的是一窮二白,逐步走向的是繁榮富強;我們一步步擺脫的是被“開除球籍的危險”,逐步走向的是世界舞臺的中央。就經濟實力而言,1952年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僅為679億元,人均國內生產總值為119元。就是在這樣的基礎之上,我們恢復生產、建立工業、發展經濟,國內生產總值1978年增加到3679億元,邁上全球第11位;1986年經濟總量突破1萬億元,2000年突破10萬億元大關,成為世界第六大經濟體;2010年達到412119億元,位列世界第二。2018年達到900309億元,占世界經濟的比重接近16%。按不變價計算,2018年國內生產總值比1952年增長175倍,年均增長8.1%;其中,1979—2018年年均增長9.4%,遠高于同期世界經濟2.9%左右的年均增速,對世界經濟增長的年均貢獻率為18%左右,僅次于美國,居世界第二。而今的中國,穩居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已是世界制造業第一大國、貨物貿易第一大國、商品消費第二大國、外資流入第二大國,外匯儲備連續多年位居世界第一,成為世界經濟增長中當之無愧的重要一極。就科技實力而言,70年也是改寫歷史的70年。1954年6月14日,毛澤東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第三十次會議上的講話中曾這樣指出:“現在我們能造什么?能造桌子椅子,能造茶碗茶壺,能種糧食,還能磨成面粉,還能造紙,但是,一輛汽車、一架飛機、一輛坦克、一輛拖拉機都不能造。”2018年5月28日,習近平在中國科學院第十九次院士大會、中國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會上的講話則擲地有聲地列舉出了一系列世界領先的成就:鐵基超導材料保持國際最高轉變溫度,量子反常霍爾效應、多光子糾纏世界領先,中微子振蕩、干細胞、利用體細胞克隆獼猴等取得重要原創性突破,悟空、墨子、慧眼、碳衛星等系列科學實驗衛星成功發射,載人航天和探月工程取得“天宮”“神舟”“嫦娥”“長征”系列等重要成果,北斗導航進入組網新時代,載人深潛、深地探測、國產航母、大型先進壓水堆和高溫氣冷堆核電、天然氣水合物勘查開發、納米催化、金屬納米結構材料等正在進入世界先進行列。經歷了70年滄桑巨變的新中國,“已經不再像舊中國那樣在世界政治舞臺缺位,或扮演敬陪末座沒有發言權的小媳婦角色,而是帶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的偉大成就,帶著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主張,帶著解決世界面臨的問題的中國方案、建議和話語,自信地走向世界政治舞臺的中心。”習近平指出:現在,“國際社會對中國的關注度越來越高,他們想了解中國,想知道中國人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想知道中國人對自然、對世界、對歷史、對未來的看法,想知道中國人的喜怒哀樂,想知道中國歷史傳承、風俗習慣、民族特性,等等。”激起國際社會對中國越來越高關注的,是70年來我們綜合國力扎實強勁的提升。這種提升,吸引著世界關注中國的目光,同樣,也堅實地托舉著中華民族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托舉著中華民族的文化自信。

二、推動了民族文化素質的普遍提升

文化是人的創造。與此相應,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文化自信,歸根到底指向其對自己文化創造能力的自信。對本民族歷史發展中創造、積累的文化成果的敬重、欣賞,是文化自信的重要方面,但文化自信中更重要、更關鍵的方面,即對當下的“自我”文化創造的現實能力的自信。無論個體還是群體,沒有文化方面的這種“效能感”,便不可能有真正、持久的文化自信。新中國成立70年來的發展,對于中華民族文化自信重建的又一根本性奠基,即在于其對全民族文化素質的普遍性提升所實現的革命性推進。

中華民族是富有創造精神和創造能力的民族。璀璨的中華文化歷史星河,便是中華民族創造精神和創造能力的凝結。2016年11月30日,在中國文聯十大、中國作協九大開幕式上的講話中,習近平曾細數我們歷史文化的“家珍”,并不無感慨地指出:“中華民族文藝創造力是如此強大、創造的成就是如此輝煌,中華民族素有文化自信的氣度,我們應該為此感到無比自豪,也應該為此感到無比自信。”2018年3月20日,在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上的講話中,習近平總書記更是將偉大創造精神置于中華民族精神之首予以特別強調。然而,在充分自信地看到中華民族勇于創新創造這一偉大稟賦的同時,也應客觀承認的是,近代以來我們在創新創造方面的相對落伍。造成這種“相對落伍”的原因,自然是多方面的。其中一個極為重要的方面,即我們民族整體文化素質的羸弱。1907年,清政府憲政編查館的《逐年籌備事宜清單》曾列出至1914年“人民識字義者,須得百分之一”的努力目標。另有資料表明,1920年前后我國文盲人口約占80%;中國每四百人中有一人“能夠閱讀雜志、報紙”。1917年4月,李大釗曾專論學生問題,且較之日本,謂:“人之舉國眾庶,下至婦孺稗販皆能識字讀書,因之著作之富,報紙雜志之多,浩如煙海,足以位置許多各種科學上批評著作之人才也,而我無是焉。”1918年7月,陳獨秀也曾不無感慨地寫下這樣的文字:“社會之文野,國勢之興衰,以國民識字者之多寡別之,此世界之通論也。吾國人識字者之少,萬國國民中,實罕其儔。不但此也,此時北京鼎鼎大名之昆曲名角韓世昌竟至一字不識,又何怪目不識丁之行政長官盈天下也!——更何怪不識字之國民遍國中也!”在這樣的民眾文化素質土壤之上,何期文化自信的葳蕤生長!

新中國的文化教育事業、新中國的建設,便是在這樣的基礎上起步的。然而,正是在這樣的基礎上,我們堅韌地構建、發展、完善自己的教育體系,推動了全民族文化素質的不斷提升。在這一進程中,我們告別了文盲率高達80%的歷史。至1982年,文盲人口占比降至34.5%,2017年降至4.9%。在入學率方面,2018年,小學學齡兒童凈入學率從1949年的20%提升到99.9%,初中階段毛入學率從1949年的3.1%提升到99.9%。從1986年開始,歷時25年,全面普及九年義務教育。2018年,九年義務教育鞏固率達94.2%。我國用短短20多年時間走過了西方國家近百年的義務教育普及之路,速度超過一些發達國家。高中階段毛入學率從1949年的1.1%提升到2018年的88.8%。1949年,我國高等教育毛入學率為1.56%,2002年達到15%,邁入高等教育大眾化的發展階段,2018年毛入學率達到48.1%,高于中高收入國家平均水平,加快向普及化階段的發展。從在校學生總規模角度看,各類學校在校學生總數從1949年的2808.3萬達至2018年的2.76億,教育規模位居世界首位。隨著教育事業的快速發展,我國勞動年齡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大幅增長。至2018年,我國勞動年齡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10.5年,新增勞動力中接受過高等教育的比例超過45%,平均受教育年限達到13.5年,高于世界平均水平。在全民族文化素質整體提升的同時,我國文化教育和科學研究等領域的專門隊伍建設也實現了歷史性的跨越。如,1957年全國共有研究技術人員2.8萬多人。2017年,我國研發人員總量達到621.4萬人,在2013年即超過美國,已連續5年穩居世界第一位。2018年,我國普通高等學校專任教師數達167.28萬人。……中華民族文化素質的整體提升、專門文化隊伍的日益壯大,是70年來國家發展、教育和文化發展的歷史性成效,也為新時代中華文化的新發展奠定了良好的主體素質基礎,孕育和激發了中華民族強大的文化創造的自我“效能感”,推動著中華民族充滿自信地把握現實、面向未來,更富效力地開創文化的新氣象。

三、開辟了文化興盛的獨特發展道路

文化發展道路問題,內含著對文化向何處發展的追問,也內含著文化如何發展的沉思。在任何歷史階段,一個國家和民族的文化自信,都與其對文化發展道路問題認識的清晰性、深刻性、透徹性緊緊地聯系在一起,都與這條道路所現實解決的文化發展問題緊緊地聯系在一起。文化的自信心既影響著人們對自我文化發展道路的探索,反過來,一條成功的文化發展道路的探索形成,又激奮著人們的文化自信,延伸著人們推動文化向前的新創造。當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對自己的文化發展應何去何從彷徨不定時,自然難言有充分的文化自信。

近代以來,面對數千年未有之“大變局”“大創局”,面對救亡圖存的生死考驗,我們的前人曾經進行過各種各樣的關于“出路”的思想激辯和實踐探索,文化的出路亦曾是其中所涉重要議題。如何置理古今中西?本末、體用、會通?歐化抑或國粹?各家之說都曾紛宣己見,各種主義都曾登臺爭演,其中不少也都曾在近代中國的文化史上激起層層漪瀾。然而,這些爭論與嘗試盡管飽含著各式的憧憬、憤然或悲切,盡管其中許多都曾從不同層面不同程度地促進了人們對民族文化前途命運問題的認識和思考,但終因其沒有科學的歷史觀和世界觀,沒有也無法觸及封建社會舊制度的根本,沒有先進的階級力量的依托,無一能對中華民族的前途命運、中華文化的前途命運點明通途、開出新路。

改變這種狀況的,是中國共產黨人領導人民所進行的卓絕奮斗,是在各種嘗試、探索失敗之后中國人民對馬克思主義、對社會主義的歷史選擇。新中國成立以后,順利地進行了社會主義改造,完成了從新民主主義到社會主義的過渡,確立了社會主義基本制度,也開啟了沿著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前進方向建設新文化、構建新文明的道路。與對中國社會主義建設的整體探索一樣,社會主義文化發展道路的探索,也不是一帆風順的,其間多有曲折和坎坷。但整體而言,70年的探索是向前向上的,探索中寶貴的經驗和深刻的教訓,都進一步促成了我們在社會主義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建設理論與實踐兩個方面的不斷成熟。在全面建設社會主義時期,我們黨堅持發展民族的、科學的、大眾的文化,實行百花齊放、推陳出新、古為今用、洋為中用的方針,有力地推動了社會主義文化的建設和發展。在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新時期,我們黨及時做出了建設社會主義精神文明的戰略部署,以社會主義精神文明為社會主義社會的重要特征之一,以培育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紀律的社會主義新人為根本任務,著力推動社會主義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協調發展。在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新的歷史階段,我們黨提出了始終代表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前進方向的明確要求,更加明確地強調繁榮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創造性地開展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更加開放條件下文化建設的新實踐。十八大以來,我們黨有效加強對意識形態工作的領導,廣泛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加強思想道德建設,推進文化事業和文化產業蓬勃發展,厚植文化自信,譜寫文化新篇,推動了國家文化軟實力的進一步提升。正是在新中國成立以來的接續奮斗中,我們開辟形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發展道路。始終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始終堅持加強和改善黨對文化建設的領導、始終堅守中華文化立場、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始終堅持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堅持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始終堅持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始終堅持社會效益放在首位、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等等,構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發展道路的基本要義。《中國共產黨章程》在系統回顧我們黨的奮斗歷程時明確指出:“改革開放以來我們取得一切成績和進步的根本原因,歸結起來就是:開辟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形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確立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發展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發展道路建立在對社會主義文化發展規律認識和遵循的基礎之上,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文化方面,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發展的實現途徑。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發展道路的探索形成,使得中華民族不再是文化發展問題上的盲從者、彷徨者,而是走自己的路、自信堅毅的前行者。

四、促進了文化事業產業的繁榮發展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發展道路之于當代中華民族文化自信重建的意義,不僅在于其探索形成體現著中國共產黨人和中國人民對于當代中國應當發展什么樣的文化、如何發展這樣的文化的認識自覺,而且在于,這條道路的探索形成,使得我們的文化自信及其構建、增進,未流為思緒里的浮游物、話語中的空議者,而是轉化為實實在在、鮮活生動的文化建設實踐;在于沿著這條道路而推進的文化建設實踐,真切地開創出了中華文化日趨繁榮發展的當代新景。

新中國成立10周年時,國家統計局曾在其編撰出版的《偉大的十年》中這樣盤點十年間我國文化事業的發展:“十年來,我國的出版、電影、戲劇、歌舞及廣播等文化藝術事業空前活躍。1958年同1950年比較,各種報紙的出版數由8億份增加到39億份,增長3.9倍;各種雜志的出版數由3500多萬冊增加到53000多萬冊,增長14倍;各種圖書的出版數由2.7億多冊增加到23.9億冊,增長7.7倍。1958年同1949年比較,攝制、譯制藝術影片數由9部增加到178部,增長19倍;電影放映單位數由646個增加到1.3萬個,增長18倍多。1958年全國有線廣播站達到6700多個,比1952年的327個增長20倍;其中農村人民公社廣播站5000多個,農村的廣播網已經基本上建立起來。1958年北京、上海建立了電視臺。此外,十年來國家和群眾還舉辦了大量的文化館、文化站和公共圖書館。戲劇事業的發展也是異常迅速的。”回顧中還曾專門列出一項比較指標——“喇叭”:1949年0.05萬只,1958年298.75萬只。這段描述無疑包含著非常豐富的歷史信息。它既展現了新中國成立頭10年我國文化事業的可喜發展,也給我們清晰展示了新中國文化建設的現實起點。距此60年后的今天再回望我們已走過的歷程、放眼文化的發展,無疑已是更加絢麗多彩、開闊多姿的斑斕春景了。

文化繁榮發展的新局面可以從不同的角度與層面得見。擇其要者,一是文化精神的凝聚振奮。馬克思主義在思想文化領域的指導地位更加鞏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貫穿于生產生活的方方面面、融入國民教育全過程,也日益成為文藝創作以及各類文化作品展開筆觸的底色、著力書寫的主題;追求高尚、禮贊人民、放歌理想、崇敬英雄……越來越成為當代中國文化多彩樂章的總基調。”文化的熱潮席卷新時代的大江南北。二是公共文化事業的壯大。如文化事業經費,1953—1957年五年總投入為4.97億元,1978年當年增加到4.44億元,2018年達928.33億元。2018年底,全國共有公共圖書館3176個,為1949年的57.7倍;文化館站44464個,為1949年的49.6倍;博物館4918個,為1949年的234.2倍。三是文化產業的迅猛發展。2000年,我們黨在第十個五年計劃的建議中,首次正式使用“文化產業”概念,提出推動有關文化產業發展。至2018年我國文化產業實現增加值38737億元,比2004年增長10.3倍;文化產業增加值占GDP比重由2004年的2.15%提高到2018年的4.30%;并成為世界圖書出版、電視劇制播、電影銀幕數第一大國,電影市場規模穩居世界第二。四是文化供給更趨豐富。如2018年底,全國共有各級廣播電臺播出機構2647個,為1949年的54.0倍;全國廣播、電視節目綜合人口覆蓋率達到98.94%和99.25%;2018年全國共播出公共廣播節目1526.7萬小時、公共電視節目1925.0萬小時。2018年,圖書品種51.9萬種、總印數100.1億冊(張),分別為1950年的42.7倍和37.1倍;期刊品種10139種、總印數22.9億冊,分別為1950年的34.4倍和57.3倍;報紙品種1871種、總印數337.3億份,分別為1950年的4.9倍和42.2倍。截至2017年底,全國網絡文學創作隊伍約1400萬人,重點文學網站的原創作品總量達1646.7萬種。五是文化民生的空前改善。如,全國基本實現了“縣有公共圖書館、文化館,鄉有綜合文化站”的建設目標,“三館一站”公共文化服務設施全部免費開放。“從2004年起,全國各級各類國有博物館、紀念館、美術館、有條件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等逐步實行優惠或者免費開放。從2008年起,全國文化、文物系統博物館、紀念館開始向社會免費開放”。六是文化“走出去”的新拓展。如,1951年4月3日,我國第一個對外文化合作協定即與波蘭的中波文化合作協定正式簽署,而今,我國已與157個國家簽署了文化合作協定。截至2016年底,我國國際廣播電臺在全球擁有101家海外整頻率播出電臺,每天播出近3000小時節目,覆蓋50多個國家的首都或主要城市約5億人口。2012年至2017年,全國版權輸出從9365項增長到13816項,增長47.5%,版權輸出與引進的比例從1:1.9提高到1:1.3。2018年末,全球154個國家(地區)建立了548所孔子學院和1193個孔子課堂。文化貿易、文化投資也越來越成為中華文化“走出去”的重要途徑。……發展的現實,是最強效的“強心劑”。中華文化的繁榮發展及國際影響力的不斷提升,凝聚著當今時代中華民族的創新創造,也為中華民族的文化自信注入了強大的新時代的底氣。

五、增進了建設文化強國的理論自覺

在文化發展問題上高度的理論自覺,反映的是對文化發展規律性深刻、透徹的認識和掌握。因而,文化自信與文化自覺總是緊緊地聯系在一起。缺乏高度文化發展理論自覺的所謂文化自信,往往僅僅是情感的而非信念的、模糊的而非清晰的、漲落不居的而非穩定持久的。新中國成立以來的歷史發展,之所以能夠實現中華文化的新生,之所以能夠推動中華民族文化自信的有力重建,也正在于,70年來,我們黨在推動文化建設實踐的同時不斷深化文化建設的理論探索,不斷增進文化發展的理論自覺。

對于文化發展問題,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深刻揭示了文化的起源、特性和意義,分析了文化發展和物質生產發展之間的不平衡性,文化與經濟、政治之間的相互關系,闡明了文化發展中的一系列規律性問題,確立了我們觀察、思考文化問題的基本立場和科學方法論。在探索新中國新文化建設的進程中,中國共產黨人在堅持馬克思主義及其文化理論的同時,緊密結合中國實際,進行了豐富的理論創造,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文化理論的中國化。新民主主義文化理論、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理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建設理論、社會主義和諧文化建設理論等,都是我們黨在推動文化建設、推進馬克思主義文化理論中國化進程中取得的重要成果,分別創造性地回答了不同歷史時期中國文化發展面臨的新課題。這些理論,作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理論成果的有機組成部分,體現著中國共產黨人在文化建設方面的理論自覺程度,也都有力地引領了中國文化建設的實踐展開。

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系統回答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什么樣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怎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個重大時代課題,以全新的視野深化對共產黨執政規律、社會主義建設規律、人類社會發展規律的認識,創立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明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總體布局是“五位一體”、戰略布局是“四個全面”,強調堅定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強調堅持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包含著對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建設的一系列深刻論述。這方面的重要論述,涉及文化價值、文化本質、文化道路、文化中軸、文化傳承、文化創新、文明互鑒、文化主體、文化領導等重要方面,涵蓋宣傳思想工作、文化事業文化產業、文學藝術、新聞輿論、哲學社會科學、網絡與信息化等各個領域,豐富而系統。這方面的重要論述,關于文化價值,強調文化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靈魂,“堅定文化自信,是事關國運興衰、事關文化安全、事關民族精神獨立性的大問題”,沒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沒有文化的繁榮興盛,就沒有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關于文化本質,強調我們所要發展的文化,即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的、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來的,民族的科學的大眾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關于文化道路,強調“解決中國的問題只能在中國大地上探尋適合自己的道路和辦法”,推動社會主義文化繁榮興盛、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必須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發展道路。關于文化中軸,強調核心價值觀在一定社會的文化中起著重要的中軸作用,是決定一個民族、一個國家文化性質與文化方向的最深層次要素,要“把培育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作為凝魂聚氣、強基固本的基礎工程,作為一項根本任務,切實抓緊抓好”。關于文化傳承,強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中華民族的根和魂,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植根的文化沃土,要著力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讓收藏在禁宮里的文物、陳列在廣闊大地上的遺產、書寫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來”。關于文化創新,強調文化是最需要創新的領域,要堅持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增強全民族文化創造活力,讓一切文化創造源泉充分涌流”,舉旗幟、聚民心、育新人、興文化、展形象,不斷鑄就中華文化新輝煌。關于文明互鑒,強調“文明因多樣而交流,因交流而互鑒,因互鑒而發展”,要加強世界上不同國家、不同民族、不同文化的交流互鑒,夯實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人文基礎。關于文化主體,強調“人民既是歷史的創造者、也是歷史的見證者,既是歷史的‘劇中人’、也是歷史的‘劇作者’”,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堅持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讓文化改革發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體人民,滿足人民精神需求、豐富人民精神世界、增強人民精神力量。關于文化領導,強調黨的領導是推動社會主義文化繁榮興盛的根本保證,要牢牢掌握意識形態工作領導權,始終堅持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前進方向,始終把文化發展的社會效益放在首位,“無論改什么、怎么改,導向不能改,陣地不能丟”。這些豐富的思想,是馬克思主義文化理論中國化的最新成果,作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為新時代中華民族的文化新創造確立了清晰明確而且富有力量的理論指引和行動指南,同樣,也以理論自覺的力量,支撐著中華民族創造中華文化新輝煌的自信開拓。

1949年9月21日,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上,毛澤東在開幕詞中莊嚴宣告:“中國人從此站起來了”。其中講道:“隨著經濟建設的高潮的到來,不可避免地將要出現一個文化建設的高潮。中國人被人認為不文明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我們將以一個具有高度文化的民族出現于世界。”這段話,可謂是站起來的中國人民充滿自信的文化宣言和預言。70年的風雨歷程,無疑正將這一豪邁宣言、預言,一步步轉化為歷史事實。雖然,在文化發展中,我們還存在不少的短板、弱項,前進的路上,我們也還必然會碰到諸多的坎坷和險阻,但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所指出的那樣:“當代中國共產黨人和中國人民應該而且一定能夠擔負起新的文化使命,在實踐創造中進行文化創造,在歷史進步中實現文化進步!”這種堅定的自信,傳承于五千年的歷史文明,淬煉于70年新中國的砥礪前行,也是我們開創美好未來的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沈壯海)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北京pk是最简单技巧